阿悦小说>科幻灵异>星月臣服 > 44救命恩人
    林骁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,好半天才回过神,讷讷问:「那这条手绳怎麽会在你手里?是你捡到的?你在哪捡的?还是你认识那个人?她现在在哪里?过的好吗?」

    他接二连三地抛出问题,孟盼盼心中的失望随着他一个又一个的问句不断胀大,最後完全将她包裹在其中,巨大的悲伤顿时如涨cHa0的海水将她吞没。

    曾经那条手绳对她来说是温暖的,给她力量,如今她却觉得沉重无b,还有这里的一切,包括他──林骁,都令她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「你要想见她,等你身T好点了我再带你去。」孟盼盼从椅子上起身,拿起自己的包包打算离开,走到门口又停顿了一下,头也不回道:「我还有事,先走了,你……好好休息。」

    喀──门阖上了,林骁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,那份久远的记忆如流光般栩栩浮现,刚才他下意识就想说不用等明天,现在就可以去,但随後又想到自己在孟盼盼面前还是个「病人」,这才y生生压下到了嘴边的话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是那条手绳为什麽会在别人手里?将近二十个年头,他找了好久,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找到了,结果没想到是他错了。

    失落铺天盖地朝他袭来,令他难以抵挡,甚至觉得在孟盼盼亲口推翻掉这个事实的时候,他整个人的灵魂就像是被人骤然剥离一般。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太过复杂,以至於他无法分清,也没心情去探究分析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发现孟盼盼的包包里有这条手绳就应该直接问她,但却他没有,他自己心里明白,不想让孟盼盼有负担只是其中一个理由,另一个理由,是他害怕。

    失望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好不容易升起了希望,又被人转瞬掐灭掉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去怀疑,却任由自己忽略其他所有可能X,理所当然地认为手绳既然在孟盼盼身上,那她就是那个在春水镇救了他的人,加上简毅查到的资料里,孟盼盼的确在那个年纪去过春水镇,第一次有这麽多的巧合同时撞在一起,要他怎麽不相信?

    偏偏命运捉弄人,这一切都只是他的自以为而已。

    不安始终缭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,期待又害怕的心情让林骁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。另一边的孟盼盼失魂落魄地回到家,整个下午就这样呆愣愣地坐在沙发上,连晚餐也没胃口,洗了个澡就早早躺上了床,但一闭上眼,脑中就不断回放她和林骁相遇的种种,最後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林骁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,好半天才回过神,讷讷问:「那这条手绳怎麽会在你手里?是你捡到的?你在哪捡的?还是你认识那个人?她现在在哪里?过的好吗?」

    他接二连三地抛出问题,孟盼盼心中的失望随着他一个又一个的问句不断胀大,最後完全将她包裹在其中,巨大的悲伤顿时如涨cHa0的海水将她吞没。

    曾经那条手绳对她来说是温暖的,给她力量,如今她却觉得沉重无b,还有这里的一切,包括他──林骁,都令她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「你要想见她,等你身T好点了我再带你去。」孟盼盼从椅子上起身,拿起自己的包包打算离开,走到门口又停顿了一下,头也不回道:「我还有事,先走了,你……好好休息。」